友情故事之你是我的天堂傘

作者:故事寓言

天堂,没有人见过它是什么样子,于是,不同的人,心中藏有不同的天堂,谁也都知道,在我们的头顶之上除了无边的宇宙之外,不会存在什么天堂。但,所有的人都期盼,上天真的存在一个如己所愿的天堂。 我从来没有想过,在我的生前死后,能拥有想象中的整个天堂。就如歌中所唱的那样“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但,我真的只希望拥有一把,能支撑起天堂中,小小一偶的天堂伞。它遮住所有现实的风和雨,使我静心地在主这把伞下,建起一座期盼与眷恋并存的心灵之家。 在茫茫荒野,我看到过无数挺拔苍天的大树,我闻过无数繁花异草的芬芳,但这些巍峨和迷人,都没有让我为之动容。然而,就在这巍巍大树下,郁郁芳草中,我看到了那颗支撑着一把微不足道的小伞,并尽力用那不大的伞冠,保护着伞下,那颗柔弱而疲倦的小草。 浅浅的粉褐色的伞冠没有什么奇特,但就是这样的平平淡淡,才使这浅浅的粉褐色,远比那玫瑰开在白色的底布上,更让人赏心悦目。因为它是用自己平平淡淡的生命,呵护着另一个平平淡淡的生命。于是我将这把浅浅的粉褐色的小伞,其称为天堂伞。 记得那是我生命中的寒秋,无情的风将我所有的繁华,都荡涤的一叶不存。“质本洁来还洁去”就这样了此一生,对我当时的处境来说,没有什么不好。因为“进化论”早就诠释了“适者生存”的原理。就在这生命决择的时候,你为我撑起了这把天堂伞。让我重新挺立起我的腰杆,用我手中的笔,重新书写我的人生。 那时,在我的眼中现实是那样的黑暗与丑陋,那些赤裸裸的丑恶,使人感觉身在人间,心在地狱。但自从有了你送来的这把天堂伞,我的现实就如走在了杏花春雨之中。 我仿佛打着你给的小伞,置身于江南水乡的小巷,欣赏雨中带露的杏花,或驻足雨巷静听琴瑟。眼前黑暗与丑陋,变成了湿漉漉的深深小巷,巷旁的小河传出的是乌篷船上摇橹声声。 这有小桥、那有流水、还有那岸上人家。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烟雨蒙蒙之中,现实成了一幅美妙的水墨画卷。在你的伞下,我一任思绪在绵绵杏花春雨中飘飞远行,尽情享受心中的春之美景。 走过了春,经过了夏,你的天堂伞又伴我迎来了秋。潇潇秋风,绵绵秋雨,有你那小小的伞冠,遮在我的头顶,我看到的是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红枫,和波浪翻腾,百舸争流的小船。有你的天堂伞为伴,心中再也没有了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凄凉感觉。在秋雨霏霏中看秋色连波,便有了另一番的心情与景致。 有这样一把天堂伞撑着,就是风息雨停了,我也不愿将其收起。 在人世间,就是有这样一种朋友,虽然他们不能相依共看潮起潮落,共听高山流水,共享春雨秋枫,更不能相伴冬夜青梅煮酒,寒晨踏雪而歌。但他们将心交给了彼此,我成了你最重的行囊,你成了我最真的梦。即使彼此都已青丝变白发,他们的牵挂也会在心底深深地保存。 一位好友就是一把天堂伞,有这样的一把伞相伴我的左右,我的人生怎么不成为最美的天堂!

天堂,没有人见过它是什么样子,于是,不同的人,心中藏有不同的天堂,谁也都知道,在我们的头顶之上除了无边的宇宙之外,不会存在什么天堂。但,所有的人都期盼,上天真的存在一个如己所愿的天堂。 我从来没有想过,在我的生前死后,能拥有想象中的整个天堂。就如歌中所唱的那样“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但,我真的只希望拥有一把,能支撑起天堂中,小小一偶的天堂伞。它遮住所有现实的风和雨,使我静心地在主这把伞下,建起一座期盼与眷恋并存的心灵之家。 在茫茫荒野,我看到过无数挺拔苍天的大树,我闻过无数繁花异草的芬芳,但这些巍峨和迷人,都没有让我为之动容。然而,就在这巍巍大树下,郁郁芳草中,我看到了那颗支撑着一把微不足道的小伞,并尽力用那不大的伞冠,保护着伞下,那颗柔弱而疲倦的小草。 浅浅的粉褐色的伞冠没有什么奇特,但就是这样的平平淡淡,才使这浅浅的粉褐色,远比那玫瑰开在白色的底布上,更让人赏心悦目。因为它是用自己平平淡淡的生命,呵护着另一个平平淡淡的生命。于是我将这把浅浅的粉褐色的小伞,其称为天堂伞。 记得那是我生命中的寒秋,无情的风将我所有的繁华,都荡涤的一叶不存。“质本洁来还洁去”就这样了此一生,对我当时的处境来说,没有什么不好。因为“进化论”早就诠释了“适者生存”的原理。就在这生命决择的时候,你为我撑起了这把天堂伞。让我重新挺立起我的腰杆,用我手中的笔,重新书写我的人生。 那时,在我的眼中现实是那样的黑暗与丑陋,那些赤裸裸的丑恶,使人感觉身在人间,心在地狱。但自从有了你送来的这把天堂伞,我的现实就如走在了杏花春雨之中。 我仿佛打着你给的小伞,置身于江南水乡的小巷,欣赏雨中带露的杏花,或驻足雨巷静听琴瑟。眼前黑暗与丑陋,变成了湿漉漉的深深小巷,巷旁的小河传出的是乌篷船上摇橹声声。 这有小桥、那有流水、还有那岸上人家。所有的一切都笼罩在烟雨蒙蒙之中,现实成了一幅美妙的水墨画卷。在你的伞下,我一任思绪在绵绵杏花春雨中飘飞远行,尽情享受心中的春之美景。 走过了春,经过了夏,你的天堂伞又伴我迎来了秋。潇潇秋风,绵绵秋雨,有你那小小的伞冠,遮在我的头顶,我看到的是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红枫,和波浪翻腾,百舸争流的小船。有你的天堂伞为伴,心中再也没有了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凄凉感觉。在秋雨霏霏中看秋色连波,便有了另一番的心情与景致。 有这样一把天堂伞撑着,就是风息雨停了,我也不愿将其收起。 在人世间,就是有这样一种朋友,虽然他们不能相依共看潮起潮落,共听高山流水,共享春雨秋枫,更不能相伴冬夜青梅煮酒,寒晨踏雪而歌。但他们将心交给了彼此,我成了你最重的行囊,你成了我最真的梦。即使彼此都已青丝变白发,他们的牵挂也会在心底深深地保存。 一位好友就是一把天堂伞,有这样的一把伞相伴我的左右,我的人生怎么不成为最美的天堂!

  天堂,没有人见过它究竟是什么样的;于是,不同的人,心中都有着不同的一个天堂。谁都知道,在我们的头顶上,除了有一片蓝天之外,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天堂。但是,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一个期盼,期盼上天真的存在着一个可以如自己所愿的天堂!

  我从来不曾想过,在我的生前死后,能拥有想象中的一个完整天堂。就如歌中所唱的那样:“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但,我真的很希望能拥有一把,能支撑起天堂中的一个小小的我的天堂伞。它能帮我摭住现实中的风和雨,使我可以毫无恐惧的在这把伞下,建起一座快乐与眷恋并存的心灵之家。

  在茫茫荒野,我看到过无数挺拔的苍天大树,我闻过无数繁花异草的芬芳,但这些巍峨和迷人,都没有让我为之动容。然而,就在这巍巍的大树下,我看到了那颗撑着一把微不足道的小伞,并尽力的用那不大的伞冠,保护着伞下,那颗柔弱而又疲倦的小草。

ca88官网,ca88,  浅浅的粉褐色的伞冠没有什么奇特,但,就是这样的平平淡淡,才使这浅浅的粉褐色,远比那玫瑰开在白色的底布上,更让人为之赏心悦目。因为它是用自己平平淡淡的生命,在呵护着另一个平平淡淡的生命。于是,我将这把浅浅的粉褐色的小伞,称之为“天堂伞”!

ca88手机版登录,  记得,那一个,对我来说是我生命的寒秋,无情的风,将我所有的繁华都荡涤的一叶不存。“质本洁来还洁去”就这样了此一生,对当时的我来说,没有什么不好的。因为“进化论”早就诠释了“适者生存”的原理。就在这时,你为我撑起了这把“天堂伞”让我重新去面对自己,重新面对自己的人生,用我的手,重新书写我的人生。

  那时,在我的眼中现实是那样的黑暗与丑陋,那是一些赤裸裸的丑恶,使我感觉身在人间,心在地狱。但是,自从有了你送来的这把天堂伞,我的现实就如走在了杏花春雨中。

  我仿佛打着你给的这把天堂伞,置身于江南水乡的小巷,欣赏着雨中带露的杏花,或驻足雨中静听琴瑟。眼前的黑暗与丑陋,变成了湿漉的深深小巷。在你的伞下,我一任思绪在绵绵杏花春雨中飘飞远行,尽情的享受心中的春之美景。

  走过了春,经过了夏,你的天堂伞又伴我迎来了秋。潇潇的秋风,绵绵秋雨,有你那小小的天堂伞,遮在我的头顶上,我看到的是万山遍红、层林尽染的红枫,和波浪翻腾的争流。有你的天堂伞为伴,我的心中再也没有了秋风、秋雨、秋煞人的凄凉感觉。在秋雨霏霏中看秋色连波,便有了另一番的心情与景致。

  有你这样的一把天堂伞撑着,就算风息雨停了,我也不愿将其收起。

  在人世间,就是有这样一种朋友,虽然他们不能相依看潮起潮落,共听高山流水,共享春雨秋枫,更不能相伴冬夜煮酒,寒晨踏雪而歌。但,他们以将心交给了彼此,我成了你最重的行囊,你成了我最真的梦。即使到彼此的青丝变成白发,他们的牵挂也会在心底深深的保存。

  一位好友就是一把天堂伞,我有这样的一把天堂伞相伴我的左右,我的人生怎么不成为最美的天堂呢!

本文由ca88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ca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