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待王石的离开?

作者:故事寓言

万科董事长王石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王石到深圳的时候已经37岁。他在深圳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在一个贸易公司,他工作以后非常积极,非常用心。有一次去蛇口,他发现蛇口码头堆着很多大铁罐子,他就问别人这些是做什么的。这些人就说是放玉米的,他说现在人很少吃玉米了,玉米用来做什么的?那些人就告诉他是饲料,这些是做饲料用的。他说玉米从哪里来的?这些人就说是进口的,可能是从澳大利亚进口,也可能是从美国进口。深圳本身是不养鸡的,但是一个很大的中转站,因为内地有很多养鸡场需要这个。王石就觉得其中定有商机。我们都知道他赚到的第一笔钱就是倒腾玉米饲料赚到的32万。他当时取这个钱的时候就去了三次。当时把玉米卖给了后来的上市公司康达尔,第一次去拿钱的时候,带了一个蛇皮袋,骑了一辆自行车。他认为32万应该是拿蛇皮袋去把它们装回来。去了以后人家告诉他,你要先开发票来才能拿这个钱,他又骑上自行车回到公司,找到办公室,说开个证明开个票。办公室说,开什么票呢?他就说你写:他们收到饲料多少吨,应付多少钱,特此证明。他拿着这张“票”骑上自行车又到了康达尔公司,进去以后就说这是我的票,你给我钱吧。康达尔办公室的人就笑了,就领他去财务室,指给他看财务人员拿出的发票,说你回去要找你们财务部,让财务部开出这样一个发票来,我们才能给你钱。等把发票开好送去,对方没有给他一蛇皮袋钱,而是给了他一张支票,他才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发票,什么是支票。为什么要重述这个故事呢,就是要我们知道,所有人开始创业的时候都不是天生就会的,天生就熟练的,是天才。每个人都要有这个过程,包括现在最牛的企业家。 后来,公司说你还有做生意的本领,那么你就组建一个饲料组吧,王石就任组长了。任组长后自己去找员工。当时深圳80年代也是草莽创业的年代,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工人都还没有下班,王石就下了楼,找到一个小老板说你这里有没有员工,能多出来给我一个。老板就把他领到小车间里。实际上就是一排排的桌子。那些小伙子、姑娘们还在装配线上干活,安装一些收音机、半导体的东西。那个小老板就说你随便选。王石看了看,走到就近的一个小伙子面前说你跟我来吧,你愿不愿意跟我做生意去,不要在这装配线上啦,小伙子说愿意。不过,这个小伙子在公司工作了二十多年以后退休,退休的时候仍然是一个普通员工。后来万科不做贸易了,他就打杂,什么都做过,但是一直是非常基层的员工。 大家都知道,万科现在的总经理叫郁亮,郁亮在万科创办十年后才到万科。他当时听说万科准备做零售业,他去求职的时候,带着写好的万科商业发展方向报告,写得非常详细和具体,既有可操作性也有前瞻性。王石当时也正在整合万科筹备介入零售业,于是就把这个小伙子用了起来。郁亮后来创办了万佳百货,后来就升得非常快,再后来就把万科整个接了下来。现在的万科基本上都是郁亮在主管,现在的万科也是全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这里边我们就可以发现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个王石用得特别早的小伙子,他是公司的元老,一个完全有可能成为王石继承者的人,到最后仍然是一个最基层的员工,而比他晚来十几年的郁亮却成为公司的最高层?这里边除了能力之外,可能还有另外的东西,核心的东西,就是奋斗型的员工和劳动型员工的根本区别。 人们都爱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那么我也要说一句,世界上没有白下的工夫。今天的努力,今天看不到,明天就一定能看到。你只要下了工夫,只要付出了努力,只要付出了你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努力之后,你一定会有回报的,不用来世,现在就有回报。

问题:怎么看待王石的离开?

  万科20年前噩梦重现

回答:

  20年前,“君万之争”差点让万科管理层卷了铺盖。20年后,万科股价处于历史低点之时,“野蛮人”的敲门声再次响起。虽然仍有大股东华润的翼护,万科管理层却不得不紧急动员,出招御敌。

首席投资官评论员王天天:

  小米虽然有8个合伙人,但其控制权仍牢牢掌握在大股东雷军手中,而阿里巴巴的28位合伙人对董事会成员的确定有着绝对控制权。对于暂时只是用股票投资作为利益捆绑的事业合伙人计划来说,究竟能多大程度上增加管理层对万科股权的掌控,以对抗“门口的野蛮人”?

王石离开了,我们要如何看待他的离开。

  2014年4月23日,万科公司正在召开一次特殊的视频会议。在不远处的摄像头的注视下,柳新在面前一份承诺书文件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成为万科1320名事业合伙人中的一员。

对于万科来说,王石的精神领袖作用早已经逐渐高于在整个集团管理运营上面的作用。

  包括柳新在内的全部“管理二级”以上员工参加了这个事业合伙人创始大会。除了少数几名计划离职的,剩下超过99%的员工都在摄像头的注视下签了字,放弃自己丰厚的经济利润奖金,将其委托给“盈安合伙”做投资。“盈安合伙”是一家为万科事业合伙人制而专门成立的公司。

公司改制之后,虽然所有人一提起万科,第一个想到的依然是王石,但王石在持股上已然不是万科的真正控制人,万科是一个集体的火车,王石也只是坐在最前方的乘客,甚至不是驾驶员。

  35天后,“盈安合伙”开始在资本市场上现身。5月28日、5月29日、5月30日、6月3日,A股市场的连续四个交易日里,“盈安合伙”动用了总共12.45亿元持续买入自家股票,最终拿下1.34%的万科股份,一跃成为万科第二大股东,仅次于大股东华润。

图片 1

  自2013年起,万科开始着手从大陆B股转到香港H股,2014年3月获批。能否转板成功,取决于股价能否逼近设定的现金选择权,否则原B股股东可能会选择现金而非转为H股,超过1/3股东选择现金则转板失败。

三十年来王石叱咤风云,夺城掠地将万科在地产行业封神

  2014年3月,万科董秘谭华杰前往机构投资者处路演之时,就被问及成功率。当时离目标尚有1港元多的差距,谭笑着说了三个字“有大招”。盈安开始出招后,一位机构投资者恍然大悟,“原来是通过A股拉升B股股价”。

52岁登顶珠穆朗玛峰,创造了登顶珠峰年龄最大的记录

  6月3日,万科B收于12.41港元,基本接近现金选择权价格。次日,万科B股停牌。考虑到转板后有一定溢价,万科登录香港资本市场几乎板上钉钉。

作为滑翔爱好者,2000年在西藏青朴创造了中国飞滑翔伞攀高6100米的纪录。

  如此大费周章的建立事业合伙人制度,显然不只是为了护航“B转H”。2014年3月的万科春季例会上,总裁郁亮的讲话是用20年前万科历史上一个标志性事件“君万之争”作为开篇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找到了君安的一个破绽,几乎没有胜算的可能,万科可能就被这些野蛮人拆分了。”

你无时无刻可以在王石的眼神中看到跳动的火花,你会忘掉他已然是将至古稀的老人。

  时隔20年,“野蛮人”再度来袭,让万科管理层作出了这项公司治理制度上的重大变化。来自万科内部的信息是,2014年年初,已有包括资本大鳄“明天系”在内的一些机构与万科高层进行了接触,只是暂时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所以无论如何评判他的离开,王石的一生都是辉煌而闪耀的

  “野蛮人”的良机

图片 2

  万科当下的股价正处在一个历史低点上,因而暴露在众多“野蛮人”的面前。获得万科的控制权需要多少钱?用郁亮的话来说,“只要200亿”。

对于他的落幕,也许有两种原因

  2014年3月的万科春季例会上,回顾完“君万之争”的历史后,郁亮又拿出了一本书——《门口的野蛮人》。

第一种便是王石率其团队在集团的控制权战役中落败,无奈大局已定的情况下,不得已坦然面对,给众生留下一个英雄潇洒的背影。第二种便是他真心的将万科交付年轻人的手里,毕竟无论外界给他多么大的评价,如今的他也是一个66岁的老人,去追寻自己从未追寻到的事物,寻求一些宁静。

  此书详细记录了“20世纪最著名的恶意收购”。杠杆收购之王KKR只用了不到20亿美元现金,就撬动了250亿美元,控制了雷诺兹纳贝斯克烟草公司,并最终将其分拆。自此,“门口的野蛮人”被用来形容那些不怀好意的收购者。

无论是什么样的原因,王石离开了万科,但万科这只庞然大物绝不会因为王石的离开有任何变化。王石离开了万科,这位即将古稀之年的老人也许将淡出人们的视线,将这些年的恩恩怨怨,爱恨情仇,最终留给时间去评说。

  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看完这本书,柳新觉得郁亮不是在杞人忧天,万科正处在一个“野蛮人”有机会入侵的时间窗口上。

图片 3

  就像1988年的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一样,万科当下的股价正处在一个历史低点上,从2007年的40元左右一路跌到现在的10元以下,一度低于公司2013年末的每股净资产,而且年末账面还躺着超过440亿现金。

回答:

  1994年的“君万之争”后,万科股票还有过两次探底,分别是1996年和2005年,低到3.2元左右。但一位私募基金经理认为,当时还没有实力雄厚的资本大鳄,所以万科没有成为猎物。

从王石带领万科管理层在“狙击”宝能等“野蛮人”艰难取胜的时候开始,大家就预料到,王石的落幕,马上就要上演了。

  除了股价低迷,万科还有一个重要特点。从创始人王石[微博]进行股改,自己变为职业经理人开始,万科就是一家股权高度分散的公司。时至今日,第一大股东华润的持股比例也只有15%,第二大股东刘元生持股1.2%。获得万科的控制权需要多少钱?用郁亮的话来说,“只要200亿”。

王石的离开正是时候,没有被姚振华这个“卖菜的”“扫地出门”,避免了“晚节不保”,又能把自己创立的万科“完整”地交到继任者郁亮手上,也算是功德圆满,为自己的退休生活起了一个很好的开头啊。

  郁亮在2014年3月的春季例会上说,当下,“野蛮人”来万科敲门是很正常的。“野蛮人”会怎么行动呢?如果能成为大股东,获得绝对控制权,这是最简单的;如果不能获得绝对控制权,可以通过股东大会、董事会来捣乱,比如投反对票、利益要挟等等。

作为万科的精神领袖,王石对万科的影响太大了,但万科要想基业长青,仅仅依靠一个王石远远不够。所以,对于万科来说,在大动荡之后迎来大重整,应该是一次不错的机会。

  同样股权高度分散、估值严重低估的兄弟房企——金地集团已经被“入侵”:过去一年间,通过在二级市场上不断购入金地股票,生命人寿取代福田投资成为了金地集团的第一大股东。

但是,万科全球最大住宅开发商这个宝座,已经岌岌可危,如何重返优势地位,留给继任者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理论上说,金地的遭遇,万科也很有可能碰到,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能用不到200亿,成为一家房地产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是非常划算的一笔投资。尽管目前我们的管理层和业务都还很稳定,不能说生命人寿就是门口野蛮人,但谁也不保证未来不会发生什么巨变。”金地集团一位中层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对于万科的股东们来说,变数仍然存在,大家更在乎的其实不是“谁的万科”,而是万科“变成什么样的万科”。

  20年前“君万之争”时,王石、郁亮遭遇的还是门内的野蛮人。君安集团当时持有3.4%的万科股票,联合几个大股东忽然发难,要求改组董事会和管理层。王石回忆:“一群野蛮人已在万科不知不觉间守候多时,万科董事长竟浑然不觉。”

对于吃瓜群众们来说,可能很难再找到这么有料的谈资对象了,什么两次击退野蛮人敲门,什么红烧肉,都将成为过眼云烟。

  当时还是万科财务部经理的郁亮,经历了整个惊心动魄的过程,也参与了自救行动。

不过,王石的退休生活肯定也是“退而不休”,地产圈少了一位大佬,说不定公益甚至是演艺圈,能多一个魅力中年男呢。

  这一次,郁亮全面走向前台,提出事业合伙人计划,以“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王石退休后几次动静较大的露面,要么是跟刘强东等商界大佬沟通公益事业,要么是代言杜老师的8848手机,从他那几千万粉丝的微博,看到的也是满满的公益心和正能量呢。

  据万科一位内部人士透露,事业合伙人计划由郁亮一力促成,直到2014年3月份春季例会上宣布前不久,王石才得知此事。之后他也一直没有对此公开发表过意见。

回答:

  42亿砸向股市

style="font-weight: bold;">王石退出之后,郁亮迎来了人生的新篇章,但现在他所面对的局面,和过去的16年相比,又是何其相似,甚至更为复杂。

  即便按照最少的1∶2杠杆来计算,盈安能够动用的资金也将能达到42亿元,如果悉数用于增持万科股票,将有可能持有万科接近5%的股份,并或许能在董事会占有一席之地。

守护了33年的万科,王石这一次应该是真的离开了。

  郁亮已经拿出了自己2013年的全部薪酬购买了万科股票,1431万元。但总持股依然只有630万股,在总股本中属于小数点后面两位的占比。据谭华杰近日在投资者交流会上透露,其他高管也基本上都进行了期权行权,亏损严重。

在万科2016年度股东大会上,这家中国最大的专业住宅开发企业将进行正式新老交接。或许未来,我们会将这一刻,视作一个全新的地产时代的开启。没有了万科的王石,可以挥一挥衣袖,去过他真正想要的生活:赛艇、登山、做环保、谈恋爱……

  相比万科超过100亿的股本,如果以此对抗“门口的野蛮人”,显然杯水车薪。三年前开始执行的一项薪酬制度“经济利润奖金”成了管理层的一个重型武器。

但他留给郁亮的万科,却是一个比华润时代更为内忧外患的企业:内部——国资、民资、险资股东并存,以前他要担心“万一我做的不好,王石主席不把我换了吗”,现在,大股东深圳地铁的影响从资本到土地资源、从无形到有形,他依然要操心自己是不是大股东心中的完美人选。

  能够享受这笔奖金的,是万科的高管、中层以及部分业务骨干。根据经济利润完成情况,每年按照固定比例提取或扣减,进入一个奖金池。一部分作为集体奖金递延支取,委托第三方机构进行管理;另一部分则具体到个人,当期发放。

此外,万科的转型方向在引入深圳地铁之后已明晰,但这需要郁亮治下的调整、改变和实现,有想法就会有分歧。如果大股东强势介入,郁亮怎么选择?外部——恒大、碧桂园紧追不舍之下,万科的行业老大地位不再稳固,尤其还要面对充满变数的市场环境。

  对柳新来说,往常这笔发到个人的经济利润奖金平均能占到他全部奖金收入的15%。2014年3月,他没有等来这笔钱。3月29日的万科公告称,“取消当期发放的个人奖金,每年提取的经济利润奖金全部作为集体奖金,需封闭运行三年,期间不得进行分配,所有的奖励对象三年以后才可申请支取”。

很多人都说,王石退出之后,郁亮迎来了人生的新篇章,但现在他所面对的局面,和过去的16年相比,又是何其相似,甚至更为复杂。

  毫无疑问,这笔钱进入了疯狂买入自家股票的“盈安合伙”的账面上,预估大约有4亿元左右。另一部分原本就留存在公司账面上的集体奖金,根据万科年报,截止到2013年末共有10亿元,这笔钱原本用在了其它地产项目投资之上。

图片 4

  恰好,工商注册资料显示,盈安合伙的注册资本为14亿元。

内忧:从教父时代到大股东控场

在中国地产界,有几个灵魂式的人物,如王石之于万科、王健林之于万达、宋卫平之于绿城、孙宏斌之于融创,他们是企业最大的IP,而被外界赋予各种光环,而郁亮就是那个王石光芒之下的人。

他们俩不同的性格在“宝万之争”中展现的淋漓尽致。对于宝能的“入侵”,王石的抗拒很直接:“什么时候你的信用赶上万科了,我就欢迎你做大股东。去年宝能地产整个房地产交易额只有几十亿,其中一部分还是关联交易,你通过这种水平来管控整个万科,能力是根本不够的!”这被称为万科反击的“战斗檄文”,随后他又抛出过“信用等级不够”、“价值观不一致”、“运作不规范”等直白的评价。

而在这个过程中,郁亮的反应却低调到不露痕迹。据媒体报道,有一次晚宴上,他以物业与业主的关系比喻宝能觊觎万科,表示股东不能影响其他股东利益,就像业主“不能随便改燃气管道,不能乱搭建”,“影响别的业主利益”。

“王石主席理想的时候比我更理想,理性的时候比我理性更多,他钟摆比较大,而我钟摆比较小。”这好像又是在为王石锋芒毕露的个性打圆场。

王石个性强悍、脾气大又颇具侠客气质,郁亮则沉稳内敛、坚韧容忍。但他们之间又有着外人难以捉摸的微妙关系,坊间甚至流传着“莫须有”的瑜亮情节。

最大的一次分歧在万科要不要做商业地产。

图片 5

2009年11月,郁亮宣布万科未来将加大商业地产投入。随后的2010年2月下旬,王石隔空发话,“如果有一天万科不走住宅专业化道路了,我即使躺在棺材里,也会举起手来反对。即使哪一天中国不需要建商品住宅了,我也希望城市里最后一套住宅是万科造的。”

这句话让万科的转型之路变得扑朔迷离。柔韧的郁亮随即把话圆了回来,他解释道“很多人误解我跟王石意见不一致,其实我们两个人意见是一致的。万科做商业地产,是为了进一步做好住宅而做商业,绝对不是为了商业而商业”。

虽然现在万科销售额已将近4000亿元级别,但在发展速度上,两人也曾持不同意见。

2004年在深圳银海山庄召开的万科十年发展规划畅享会上,郁亮一边表示不看好要“打败万科”的顺驰,一边为当时只有百亿规模的万科制定出十年内达到千亿销售额的计划。王石顿时跳了起来,提醒年轻人要沉住气,别被顺驰搞乱了阵脚。

但郁亮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他曾这样评价和王石的分工:王石做不确定的事情,自己负责确定的事情。

在千亿目标的驱动下,郁亮带领万科开始变得极具侵略性,大量拿地、快速开工、快速销售、项目并购,以标准化、规模化取胜。2010年,1081亿元销售额的成绩单正式亮出,万科提前4年突破了王石“不敢想象”的千亿大关。但郁亮这个永远小心翼翼的掌门人,对外界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忘记规模和数字吧!”

也是在这一年,王石为万科明确4年突破2000亿元的方向后,转身跑到哈佛游学去了。在外人看来,郁亮终于可以做主,万科似乎进入了“郁亮时代”。

王石离开的日子里,郁亮提出做城市配套服务商的新定位,经历了从“做减法”到“做加法”的理念转变,推出了试错机制、赛马机制、事业合伙人制度,鼓励公司创新,带头倡导跑步文化。

图片 6

尽管如此,王石的精神影响丝毫未减。“我会以董事长的身份召开、参加视频董事会,仅此而已,其他的我都不会参与,除非股东大会,我必须飞回来参加。”

“登山董事长变成了哈佛董事长,这很麻烦。后者比前者电话更多,邮件更多,布置的任务多得多,提出的难题也多得多。”微博认证为“万科集团总裁办公室主任、董事会主席助理韦业宁”的人士表示,“没错,即从未离开,游学也在继续”。

王石曾说,郁亮的毅力、沉稳和出色的专业能力,最终打动了自己。

但尽管当上了万科总经理,郁亮依然很谨慎:“我心里知道自己在见习,万一做得不好,王石主席不把我换了吗?”郁亮每提起王石都敬重有加,言必称“在主席的领导下”,再展开叙述。

事实上,当年郁亮也并非王石接班人的第一人选。最初选择的姚牧民因为个性太强,2001年在当了不到两年总经理后,便因与王石产生嫌隙而离职。

郁亮上位之后,他到底是王石真诚栽培的接班人,还是他的一枚“棋子”?是绝配还是对手?一直未有定论。在一次采访中,郁亮曾这样回应外界的质疑:“我们合作了20多年,形成了这么一个管理核心,如果我们有大分歧,根本不会走到今天。

今天,随着王石的退场,郁亮似乎终于要走进由他正式“控场”的新时期。但谁又能保证是不是走进了新的轮回,只不过“控场”的人由王石变成了深圳地铁,亦如这16年来,王石对他无时无刻不在的震慑。当然,也有人认为,王石其实是郁亮的荫庇。

图片 7

2015年年报显示,当时万科的大股东华润只有15.23%的股份,而现在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深圳地铁持股比例高达29.38%,距离要约收购红线仅剩0.62%的距离。

这也意味着,大股东可以对管理层施加更大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已经在显现。

“宝万之争”前的十几年时间里,在万科几乎听不到华润的声音,万科的管理和经营从未受干涉,也从未收到过大股东的反对票。第一次反对便是万科向深圳地铁增发股份购买资产的预案,致使当时的重组再次陷入迷雾,此时,不曾发言的华润大股东的影响显而易见。

而深圳地铁刚当上大股东,便实质性引导了万科经营模式的方向:积极布局“轨道 物业”模式。这一布局的底气,便来自深圳地铁千万平米量级的地铁上盖物业和土地储备。

多年来,王石寻找大股东的标准无大变化:一是人强人好,二是钱多地多。他多次赞赏的华润国际化规范化的特点,能否再现在深圳地铁身上?

从管理层而言,在万科新一届董事会中,7位非独立董事里,万科管理层团队和深圳地铁方面均握有3席,这与以往华润身为万科大股东时的董事会席位分配一样。

四名独立董事提名人选中,刘姝威是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企业研究中心主任,另一位独立董事吴嘉宁则曾任毕马威中国副主席,其他两位独立董事人是康典和李强。值得注意的是,李强目前担任前海金融控股董事长,而前海金控是由前海管理局发起设立的国有独资金融控股公司。

显然,万科的未来会与大股东紧密联系,他究竟是否能成为深圳地铁认可的理想人选,还只是过渡性人物?在国企语境之下,郁亮的新万科构想能否继续顺利推进?

外患:一哥之争与转型之路

除了内忧,郁亮还将面对更为复杂的外部市场环境。

现在的万科,已经有了新的标签,“万亿大万科”、“城市配套服务商”都是其给自己的未来画像,但外部环境对郁亮而言并没那么友好。

图片 8

2014年,王石在一次演讲中称,“我选择了做一名职业经理人,不用通过股权控制这个公司,我仍然有能力管理好它;第二,在中国社会尤其在(20世纪)80年代,突然很有钱,是很危险的,中国传统文化来讲,不患寡,患不均,大家都可以穷,但是不能突然你很有钱。在名和利上只能选一个。我的本事不大,我只能选一头,我就选择了名。

选择了名的王石,33年来毁誉参半。打赢了一场胜仗,郁亮披甲而上后,他主动归隐,貌似去到了他向往的生活中去。登山、游学、谈恋爱、赛艇,又或者去完成他曾经感人的梦想——七十岁的时候要去戈壁种庄稼,为中国绿化做一份贡献。

1972年,电影《教父》上映,造成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轰动,在影片中教父开启了一个时代。现在没有了教父,西西里还会是西西里吗?

回答:

谢邀。如果说工业是中国经济的基石,科技是中国命运的领航,那房地产一定是中国经济的命脉。上到基建工业,下到民生服务,几百个产业链全都牵涉其中,可以称得上一块盛产富豪的宝地。今天,要和大家聊的这个人物,他虽不是什么特大富豪,却登临了中国房地产行业数一数二的宝座。他,就是王石。

图片 9

欢迎关注公众号:乾视频(qspview),在这里,每天都有你读不完的故事。

01

说起王石,大家都知道,那是万科的董事长。但如今,这句话一定要加上一个曾经。就在今年的6月19日,万科公布了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候选名单,王石的名字第一次没了踪影。是的,王石离开了。30多年来,万科在王石的带领下,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如今3000亿的江山,却与他毫不相干。大家都在好奇,这王石到底怎么了?

其实,如果了解王石本人,我们自然不会怀疑他这个决定。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等到真正谢幕的那一天,我会离群索居,在一个海岛上享受余生,希望人们很快把我忘记。如今,这一天,真的来了。一路走来,33年,大风大浪中走出一条康庄大道,万科幸亏有他。

图片 10

02

王石出身于1951年,生于广西柳州市。17岁初中毕业后,在父母的安排下到新疆参军5年,后来又经人推荐上兰州交通大学,就读给排水专业。毕业后在铁路土建局工作了三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王石跑来了深圳做外贸。他发现蛇口码头有很多大铁罐子,询问后才得知原来都是进口的玉米,要销往内地。王石一眼瞧准了商机,第一笔就赚了32万。1984年,王石组建了“”,也就是万科的前身,那时候王石什么都卖,从玉米到摄像机投影仪等教学器材,只要不涉及黄赌毒什么都来。

03

1987年,深圳会堂举行了一次国土有偿使用权拍卖会,王石亲自到场举牌,以2000万的天价在深圳拍得威登别墅地块,正式进入房地产行业,之后的故事我们大都清楚了,八九十年代进入房地产行业的,个个赚的满盆体钵。一年之后,昔日的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也更名为万科,王石紧跟时代步伐对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并于1988年12月28日正式公开募股。在万科第一届股东大会上,人们第一次真切感知王石本人的魅力。有人这样问他:请问王石先生,您个人自己买了多少股票?王石从西装里淡定掏出一张认股权证,不紧不慢地说:我个人存款一共25000,用2万块买了万科股票。说完当即,台下一片热烈掌声。公开募股可以说是公司创始人翻身富豪的机会,但王石这样做,等于是放弃了变身亿万富豪。如此弃之敝履,在当时简直无法想象。。不过在当晚第一届董事大会上,大伙还是推选王石为万科第一任董事长,虽然股份不在,但公司生杀予夺之权还是留在了手上。

图片 11

04

王石后来也有解释,之所以放弃股权,主要是因为三点。其一,这个社会总是对突然有钱的暴发户不怀好意,因为贫富差距大嘛,要么默不出声地赚钱,要么两袖清风实现一番事业。再者,家族世代农民,没有一代地主,传统农民有了钱能做什么?大多是修祠堂,娶小老婆,赌博,哪里能守住万科这块大鱼。而且家人也同意,本来就没指望我发大财,我又何须贪念。

在此之后的30年里,万科经历了爆发式的增长,如今已是成长为市值3200亿的庞然大物。万科老大王石也成为房地产不可逾越的神话。

图片 12

05

他不仅是一名企业家,更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探险者。2003年5月22日14点37分,王石成功登上珠峰,当时他52岁,成为中国登顶珠峰年龄最大的一位登山者,此后又接连登上11座高峰。他还是一名滑翔爱好者,2000年在西藏青朴创造了中国飞滑翔伞攀高6100米的纪录。

图片 13

06

攀得了人生高峰,他也能走得山间低谷。1988年就未曾把股份财富当回事,如今66岁高龄圆满卸任,昔日江山交由年轻俊才打理,自己则离群索居,能在一个海岛上逍遥快活,他终于过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生活。

回答:

持续了两年之久的万科股权之争最终以深圳国资委的重新入局、华润傅育宁的变现离场、姚振华的处罚警告和创始人王石的离开而落幕。其实,要说怎么看待王石的离开,我只能说这是偶然但也是必然。偶然在于王石的追求自我恰好遇上了“野蛮人”的入侵,必然在于王石当初的大公无私,在于一个集团的权利更迭。

万科从1984年成立以来,先后经过了君万之争、宝万之争甚至是后来的宝万恒之争,大股东也从深圳国资委变成了华润集团,到最后再次变成深圳国资委,从创立之初30多年两次击退“野蛮人”,将万科一手打造成全国的“第一房企”,无论是销售额还是利润均远高于其他房企,不得不承认王石是万科的灵魂人物。

那么,为什么王石最终却成为了离开者?

笔者认为原因很多,王石一开始分股权时候的大公无私、两次斗争中引入的“白衣骑士”、宝万之争中王石的被动挨打、甚至于王石本身对自己现在的定位等等原因都为此次宝万之争王石出局埋下了隐患。

其实,在宝能获处罚、恒大借壳深深房的时候,笔者就曾写过一篇文章深入分析,得出的结论也是王石出局基本上是大概率事件。为什么?大股东不满意,管理层又不能MBO,王石本身也不愿意MBO。

可能说到这里就会有人不明白,为什么这样说?我们来一一分析一下。

先说大股东不满意。宝能不满意这个是众所周知的了,除此之外,其实深地铁对王石也是不满意的。最开始宝万之争进入白热化的时候,王石决定引进深地铁作为战投,划重点:最初要引进深地铁的方案不是王石的主意,是郁亮的,就是现任的万科董事长郁亮。当时初步合作意向就已经达成,深圳国资委已经显露出了重回万科的想法,遗憾的是,当时的第一大股东华润(实控人是国资委)竭力反对,最终这事儿黄了,还直接导致华润倒戈宝能。后来恒大入局,使得整个股权之争变数更多,王石不得不重启“引入深地铁战投”的方案,没想到的是最终国资委和深圳国资委达成了协议,华润变现370亿退出万科,深地铁接手其持有的15.31%的万科股权,加上后来恒大的股权,深地铁最终成为了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占到29.38%,差0.62%触发万科的持股30%成为控股股东的规则。那么,重点来了,王石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从龙之功”?那是郁亮的,稳定内部?那也是郁亮的。不可否认的是,王石在宝万之争的前期是万科管理层甚至是万科这家公司的定海神针,但是在后期郁亮的作用体现出来了,在深地铁甚至是深圳国资委的眼中,郁亮才是“最佳人选”,甚至于王石“定海神针”的作用都在被逐渐取代。

再说管理层MBO。MBO也就是管理层要约收购,通过MBO,管理层可以把公司的所有权、管理权握在手中,说话更有分量,现在的搜狐和新浪微博都是这种形式。为什么上面说万科管理层不能MBO,王石也不愿意MBO呢?这还要从万科这家公司最初的性质说起。万科创立初期是集体制,后来88年股改,一开始说的是给以王石为首的万科老员工40%的股权,上市后这部分股本扩大这部分也就变成了12.84%,也就是说万科一出生就是国资甚至可以说是国企,请问怎么MBO,谁敢MBO,最重要的是当年股改王石还自动放弃了自己本该持有的那部分万科股权。而即使可以,王石也不一定愿意,王石自己就曾不止一次的说过“退休计划”,而近几年他也用事实表明了已经心不在此。

所以说,最终王石离开万科,是一种偶然但也是必然。不过,王石虽然离开了万科,但他仍然称得上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甚至于可以说没有王石就没有现在的万科。

回答:

这场争端应该说是中国经济史上不多见的权益之争,也必将载入中国的经济发展史,有组织间的对抗,也有个人间的恩怨,没有硝烟却很残酷的市场大战。王石自己输了,却帮万科赢了,有输赢但没有成败!

图片 14回答:

王石的格局反而更大了,原来给绑在一个水井里,只有一口井可以喝水。退休后就像从井里爬出来,看到的井就更多了。可以转型变老师教徒弟,让徒弟下井取水,给老师喝了。

古人的哲学是有道理的。阴为阳之开始,阳为阴之开始,阴阳转化,四时开闭。智者怎么会因条件变化而患得患失呢,树根怎么会因为树叶的枯萎和新发而悲伤愉快呢,树根还是树根,能力还是能力。守本为乐。本就是能耐了。

回答:

所有的动作包括郁亮的离开,都是为了万科能有个更好的发展,是不能让健力宝式悲剧重演,向这两个有职业道德的创始人、又甘做职业经理人的人致敬吧,祝他们俩一路顺风。毕竟资本不相信眼泪

回答:

任何一个企业,不会因为什么人走,什么人来就会经营不下去,可能短时间内,有一定的影响,时间久了也就淡了,只要大环境不要出现大的波动,企业一般还是会继续前进的。

别人花钱收购股票被称做“野蛮人”,自己自作孽,被踢出局,就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博同情,别人拼命赚钱只是为了买下你的公司,而你却在把妹谈恋爱……怪谁呢?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回答:

美元结束十年大放水不断加息升值,导致全球货币紧缩,经济衰退!加上国内人口老龄化,房地产就此沦为夕阳产业!王石,任大炮就此隐退,改做其他行业了,如果能大赚为何要改行?李嘉诚为何最先跑路?

  这还不是万科用于增持股票的全部本钱,还将有更多的外部融资进入这场攻防战中。深圳证券界一位接近万科的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融资杠杆至少为1∶2,原建行深圳分行副行长、现任万科副总裁祝九胜全力负责此事。

  即便按照最少的1∶2杠杆来计算,盈安能够动用的资金也将能达到42亿元,如果悉数用于增持万科股票,将有可能持有万科接近5%的股份,并或许能在董事会占有一席之地。

  但在地产股整体持续低迷的当下,3年后的万科股票是否一定能跑赢其它投资收益也是一个再现实不过的问题。盈安合伙连续四个交易日的增持,也只在第一天带来了3.4%的上涨,中间两日波动很小,最后一日跌了1.7%。

  “你为什么愿意放弃当期领取自己的个人奖金,交给公司去买万科的股票?”听到这个问题后,浙江万科一位事业合伙人沉吟了半晌,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因为有杠杆,再说也是投资自己的事业。”

  在万科管理层增持万科的同时,第一大股东华润也是万科管理层所倚仗的重要同盟。华润与万科管理层多年来已形成默契,不干涉万科具体管理事务,其扮演的更像财务投资者角色。2014年3月,为了配合万科管理层,华润增持万科0.24%股份,并透露未来12个月内或会继续增持万科。

  利益捆绑

  从4月1日实施跟投制度到5月25日,万科已有19家公司的29个项目开始了跟投。

  除了买自家的股票,上述万科地方公司的高层还需要拿出一笔钱来跟投具体的项目,这是一项比集团层面事业合伙人更早启动的制度创新。参与的项目,要求地方公司高管和项目负责人必须跟投,员工自愿跟投不超过项目总额的5%。

  根据万科发布的新闻稿,从4月1日实施跟投制度到5月25日,万科已有19家公司的29个项目开始了跟投。

  厦门万科甚至借用了合伙人的概念做起了营销活动——对外邀请万科合伙人,只要成功介绍一位朋友购买当地的四个项目之一,就能得到一定比例的返点。

  跟投制度在房地产企业中不是首例。此前包括景瑞地产、碧桂园等国内多个房地产企业都开始实行类似模式,一方面是向内部员工募集资金,另一方面也可以将员工的利益和项目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

  中信建投苏雪晶指出,当前不少主流房企都逐步开始采用这种项目合伙人制度,万科也算顺应潮流的正确选择。

  事实上,据柳新回忆,公司最初也只是从2013年开始规划项目层面的跟投,直到2014年春,才忽然传出了集团层面事业合伙人制度的风声。3月份的春季例会上,郁亮提及的也只是大约两百多人的经济利润奖金获得者参与其中,等到4月份就变成了1320人,占万科房地产开发系统近1/5的员工。

  无论肇始于何时,郁亮和万科高层们已经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了。一项事业合伙人制度,短期看可以阶段性拉升股价,使B转H更加顺利,长期看则关系到未来公司控制权的巩固。而项目跟投,跟抵抗门外的野蛮人并没有直接关联,但可以让管理层与公司命运联系得更为紧密。

  郁亮赋予了这盘棋在人力资源上的战略意义。“过去万科是职业经理人制度,职业经理人和股东是打工关系,依靠职业精神对股东负责,但从小米等一些企业的经验来看,合伙人制度可能是一种更好的利益共享机制,对股东负责就是对自己负责。”2014年以来,郁亮带领万科团队密集拜访了阿里巴巴[微博]、腾讯、小米等互联网企业。

  只是,小米虽然有8个合伙人,但其控制权仍牢牢掌握在大股东雷军[微博]手中,而阿里巴巴的28位合伙人对董事会成员的确定有着绝对控制权。对于暂时只是用股票投资作为利益捆绑的事业合伙人计划来说,究竟能多大程度上增加管理层对万科股权的掌控,以对抗“门口的野蛮人”?

  而B转H如果顺利完成,万科在多了一个融资平台的同时,也给海外投资者提供了一个收购的窗口。

  别无选择。“如果我们不下决心去变革,野蛮人就在门口敲门了。”郁亮在3个月前的万科春季例会上警告员工们。

  君万之争

  1994年3月29日,以君安证券为首的股东代表,突然狙击万科管理层,引发了对于股东会与经理层关系、公司治理机制、多元化与专业化等众多激辩。

  当天,王石得知君安将在当天下午3点有所行动的消息之后,在30分钟内与在美国、加拿大、北京、青岛等地的13名董事取得联系。当时万科股权高度分散,万科的国有股成了关键的一票。

  王石向自己一直在努力摆脱控制的对象——万科最大的股东——国有股发出了求援,对一些关键人物展开了秘密的外交行动。

  1994年3月31日上午,万科在位于深圳罗湖区水贝工业区的公司总部举行情况说明会。时任万科财务部经理的郁亮宣读了张西甫授权王石代表“新一代”公司的声明,称君安以“新一代”的名义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告股东书》和《改革倡议书》是不对的,并宣布取消君安财务顾问资格。

  3月31日,王石决定向深交所[微博]申请停牌,并获得批准——这是中国股市的第一次停牌,在当时尚没有对股票涨跌的停牌限制,万科开了一个先河。王石的目的是,通过停牌赢得时间,阻击君安内部人的“老鼠仓”。

  4月1日,“新一代”正式召开新闻发布会。张西甫宣布委托王石为“新一代”本次新闻发布会全权发言人,提前走人。拥戴君安,冀望在此事件中大捞一把的小股东们对“新一代”的“叛变”极为不满,情绪激动的一些股东也选择了离场抗议。王石力劝众股东:“已经发现有大户狂吃万科股票,大家应该警惕,以免为人操纵。”

  4月2日,万科再次发布公告:“董事会认为没有必要对此种建议做出正式反应”。但公告仍称,“董事会认为该事件极为严重,并希望向股东和公众保证如下:一、董事会至今未收到收购本公司的要约。二、本公司有稳定的、强有力的管理阶层。三、‘新一代’、‘海南证券’、‘中创’对公司目前管理阶层表示支持。四、本公司和附属公司的业务一直是令人满意的。董事会对君安证券有限公司今次行动表示失望……”

  4月4日,万科在深交所复牌。曾一跳三丈高的万科股价重归于那个沉寂的股海之中,君安等炒家折戟沉沙。

  同一天上午,作壁上观已有一个星期的深交所,终于派出副总经理柯伟祥约见“君万之争”两位主角张国庆、王石。两位在日后中国经济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的双手,握在了一起——但正是从两双手相触的那一刻起,二人渐行渐远。

  1999年,张国庆因君安证券内部事情东窗事发而被检察机关羁押。

本文由ca88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ca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