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故事之别嘲笑琐碎的理想

作者:故事寓言

巴斯德出生于士兵之家,父亲是拿破仑麾下的一名骑兵,这在19世纪80年代的法国,是颇有社会地位的家庭。 可是巴斯德很羡慕那些读书人,他从小的理想就是做一个有学问的人。但巴斯德始终不明白,自己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有学问的人?叔叔用嘲笑的口吻对他说,“如果你能够成为博士,那就是一个有学问的人了!” 虽然对“博士”没有概念,家族中也没有一个靠文凭吃饭的人,但巴斯德心想,叔叔的话总有道理。从此他认认真真地读起了书,并在25岁时获得了物理学博士学位。拿到博士学位后,巴斯德又陷入了迷茫。战乱年代,他不知道自己能研究点什么,毕业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找到一个研究课题。这时又有人拿他开涮,“巴斯德,你可以研究一下‘生命的奥秘’”。 当时的欧洲大陆流行“自然发生论”,认为生命可以由没有生命的物质中自然产生。比如腐烂的木头可以生出蛆来,腐烂的肉里可以长出苍蝇,甚至还有更神奇的说法,只要在老鼠的笼子里撒些面包屑,笼子里就能跑出老鼠来。研究“生命奥秘”属于学术界极其高端、前沿的课题,只有学富五车的科学家才有资格涉猎。但巴斯德认为这还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课题,值得自己好好研究一下,他就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地做起了实验。 随着研究的深入,巴斯德发现那些大科学家们的理论居然都是错误的。从1859年到1861年,巴斯德将自己关进实验室。他把加温煮沸的肉放进开口弯曲的瓶中,结果里面什么虫也没长出来。他还将面包屑撒进了老鼠笼,甚至在笼内丢了火腿肠,但里面一只老鼠也没有跑出来。 然而,几乎所有的科学家都站出来反对巴斯德,他的研究成果对业已形成的“科学理论”不能产生丝毫的说服力,但巴斯德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并指出食物的腐烂是微生物在起作用。他认为微小的细菌看起来是静止的,但是只要有合适的环境,就会遵循生命的法则运动。这一结论使得反对他的人更加激进,并纷纷提出了更为棘手的问题刁难他。 1867年,有人质问他:法国的蚕为什么会生病?巴斯德为此做了3年的实验,他分离出两种致病的杆菌,发现了治疗这种疾病的方法,并且无意间拯救了法国的蚕丝与服装业。又有反对他的人提出:酒为什么会自然变酸?1870年,巴斯德发现那是微生物在起作用,并且提出高温杀菌法,使酒保持新鲜,同样的方法也可使牛奶保持新鲜。巴斯德又拯救了食品业,反对他的人只好勉强送他一枚勋章。 后来的12年里,有人陆续刁难巴斯德。羊的炭疽病、猪的红斑丹毒病、鸡瘟与被视为绝症的狂犬病产生的原因是什么?他不但做出科学的解释,还一一找到病毒,发现治疗和预防疾病的方法,并最终开创免疫学与传染病控制学的先河。 1888年,巴斯德成为世界公认的对人类最有贡献的科学家,他发现微生物是造成人类疾病的主要原因,控制病菌就可以治疗疾病,甚至可以预防疾病。他在传染病与免疫学上的贡献,使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人都得到了帮助。 有一次接受记者采访,巴斯德感慨道,很多人认为大人物之所以能成为大人物,肯定是从小就树立了远大的理想、崇高的目标。其实在现实生活中,琐屑的理想才是支撑我前进的动力。假如你看到一个小男孩在学木工,千万别以为他日后就会成为出色的木匠,也许他会成为总统;假如你听到一个小女孩说,她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合格的家庭主妇,你也别过于惊讶,也许她将来会成为影后。当年我的理想就微不足道。所以千万别嘲笑一个人的理想,哪怕它像一棵弱小而丑陋的树苗,但无论土层有多厚,压住它的石块有多重,只要它努力的方向正确,那么它的未来就是光明的。

ca88手机版登录 1

  勤奋出天才

    巴斯德出生于士兵之家,父亲是拿破仑麾下的一名骑兵,这在19世纪80年代的法国,是颇有社会地位的家庭。

  上千年来,传染病是危害人类健康的最大敌人,人们一般把它叫瘟疫。每当瘟疫来临,无论是城镇的待头巷尾,还是农村的广阔田野,到处堆积着无人埋葬的尸体,令人谈瘟色变。即使是18世纪前后的欧洲,虽然科学技术和大工业相当发达,可对传染病却一无所知,医生们对它束手无策,眼睁睁看着瘟疫恣意横行。

  可是巴斯德很羡慕那些读书人,他从小的理想就是做一个有学问的人。但巴斯德始终不明白,自己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有学问的人?叔叔用嘲笑的口吻对他说,“如果你能够成为博士,那就是一个有学问的人了ca88,!”

  经过近百年的奋斗,现在,人们已经降伏了引起传染病的罪魁祸首——病原微生物,形成了专门的学问——医学微生物学。而第一个完整地揭开微生物奥秘,并开创这门科学的人,就是伟大的科学家路易·巴斯德。

  虽然对“博士”没有概念,家族中也没有一个靠文凭吃饭的人,但巴斯德心想,叔叔的话总有道理。从此他认认真真地读起了书,并在25岁时获得了物理学博士学位。拿到博士学位后,巴斯德又陷入了迷茫。战乱年代,他不知道自己能研究点什么,毕业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找到一个研究课题。这时又有人拿他开涮,“巴斯德,你可以研究一下‘生命的奥秘’”。

  1822年12月27日,巴斯德生于法国东部的多尔。

  当时的欧洲大陆流行“自然发生论”,认为生命可以由没有生命的物质中自然产生。比如腐烂的木头可以生出蛆来,腐烂的肉里可以长出苍蝇,甚至还有更神奇的说法,只要在老鼠的笼子里撒些面包屑,笼子里就能跑出老鼠来。研究“生命奥秘”属于学术界极其高端、前沿的课题,只有学富五车的科学家才有资格涉猎。但巴斯德认为这还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课题,值得自己好好研究一下,他就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地做起了实验。

  巴斯德小的时候,是一个很平常的孩子。小学老师喜欢挑选最好的学生来带头高声朗读。小巴斯德多么希望能当上这个神气的带头人。可他一次也没被选上过。

  随着研究的深入,巴斯德发现那些大科学家们的理论居然都是错误的。从1859年到1861年,巴斯德将自己关进实验室。他把加温煮沸的肉放进开口弯曲的瓶中,结果里面什么虫也没长出来。他还将面包屑撒进了老鼠笼,甚至在笼内丢了火腿肠,但里面一只老鼠也没有跑出来。

  不过小巴斯德做功课很认真。他总是反复推敲每一道题目的答案,不怕别人讥笑自己脑子慢。他的求知欲非常强烈,有永不满足的好奇心。他经常问老帅:“这是什么?”“那怎么样?”等到中学毕业,他终于成了班上的优等生。

  然而,几乎所有的科学家都站出来反对巴斯德,他的研究成果对业已形成的“科学理论”不能产生丝毫的说服力,但巴斯德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并指出食物的腐烂是微生物在起作用。他认为微小的细菌看起来是静止的,但是只要有合适的环境,就会遵循生命的法则运动。这一结论使得反对他的人更加激进,并纷纷提出了更为棘手的问题刁难他。

  21岁时,巴斯德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巴黎高等师范学校,学习更刻苦了。课余不是去图书馆,就是在实验室,直到毕业。

ca88官网,  1867年,有人质问他:法国的蚕为什么会生病?巴斯德为此做了3年的实验,他分离出两种致病的杆菌,发现了治疗这种疾病的方法,并且无意间拯救了法国的蚕丝与服装业。又有反对他的人提出:酒为什么会自然变酸?1870年,巴斯德发现那是微生物在起作用,并且提出高温杀菌法,使酒保持新鲜,同样的方法也可使牛奶保持新鲜。巴斯德又拯救了食品业,反对他的人只好勉强送他一枚勋章。

  天才就是勤奋。巴斯德由一个很平常的孩子成为优等生,就是很好的例证。

  后来的12年里,有人陆续刁难巴斯德。羊的炭疽病、猪的红斑丹毒病、鸡瘟与被视为绝症的狂犬病产生的原因是什么?他不但做出科学的解释,还一一找到病毒,发现治疗和预防疾病的方法,并最终开创免疫学与传染病控制学的先河。

  用事实来证明

  1888年,巴斯德成为世界公认的对人类最有贡献的科学家,他发现微生物是造成人类疾病的主要原因,控制病菌就可以治疗疾病,甚至可以预防疾病。他在传染病与免疫学上的贡献,使世界上每一个角落的人都得到了帮助。

ca88手机版登录,  科学的新发现和发明,有些是从对权威的传统理论和说法挑战开始的。法国的发酵工业相当发达,人们使用酵母发酵已经几千年了。甜莱汁加酵母,发酵后就变成酒精。化学家的传统看法认为,发酵是死了的酵母分子震动,引起甜菜汁分解的结果。

  有一次接受记者采访,巴斯德感慨道,很多人认为大人物之所以能成为大人物,肯定是从小就树立了远大的理想、崇高的目标。其实在现实生活中,琐屑的理想才是支撑我前进的动力。假如你看到一个小男孩在学木工,千万别以为他日后就会成为出色的木匠,也许他会成为总统;假如你听到一个小女孩说,她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合格的家庭主妇,你也别过于惊讶,也许她将来会成为影后。当年我的理想就微不足道。所以千万别嘲笑一个人的理想,哪怕它像一棵弱小而丑陋的树苗,但无论土层有多厚,压住它的石块有多重,只要它努力的方向正确,那么它的未来就是光明的。

  巴斯德不同意这种说法,觉得发酵是活的酵母引起的。当时巴斯德还是一个无名之辈,人家当然只相信那些名人的主张,而不会听他的“胡说”。巴斯德向权威发起了挑战。要驳倒权威,让大家心服口服,最好的办法是用事实说话,于是巴斯德开始了实验。

ca88手机版登录 2

  1875年,巴斯德搬到里尔城,他在这里做了许多化学实验,酵母实验就是其中之一。里尔居民习惯晚8点就睡觉。自从巴斯德搬来后打破了小城夜晚的漆黑,他的窗口经常彻夜透出灯光。屋子里到处是瓶子、玻璃管、煤气灯、蒸馏器、奇形怪状的煤炉以及许多气味难闻的化学药品。巴斯德长年累月没日没夜地做实验,从头到脚一身污黑,屋里又乱又臭,里尔人都说他“疯”了。


  巴斯德不厌其烦地进行了上百次酵母实验,最后酵母液发浑成了灰色,说明活酵母在活动。他小心翼翼地取出一点发浑的酵母液放在显微镜下,眼睛一亮,兴奋得心突突直跳,浑身哆嗦。原来,在显微镜下,那些小小的长圆形的小东西,都能活动,它们是活的小生物。

ca88手机版登录 3

  巴斯德用实验的事实证明,甜莱汁发酵成酒精,就是这些小家伙——酵母菌在起作用,而不是什么分子震动的结果。

巴氏消毒的背后故事

法国生产葡萄酒的历史悠远流长。但是,无论哪个酒商都无法逃脱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不管是在富人家,还是在穷人家,没有一个法国酒窖不包含一部分或多或少变质的葡萄酒。 各种各样的变质使葡萄酒变酸,变苦或淡而无味,或呈现油状样。

19世纪40年代英国开始实行自由贸易政策,降低关税。同时与法国等国家签署了减免关税的双边协定。这项协议的签订,被大多数人认为是法国葡萄酒打开英国市场的契机。然而,局势却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有一位英国商人这样描写局势:“在法国,人们因自贸易协定签定以来法国葡萄酒不能打开英国市场而感到惊讶。其中的原因相当简单。一开始,我们热情欢迎法国葡萄酒,但不久以后,我们有了伤心的体验,这项贸易因酒的变质而遭到巨大损失,陷入困境。

面对这样的难题,1863年7月,皇帝的副官伊尔德方斯·法威向拿破仑三世建议让巴斯德去研究葡萄酒变质问题。

我们可能会很疑惑,为什么法威在众多有天赋的科学家中,唯独只推荐了巴斯德?讲到这里,让我们把时间往回拨动,回到1856的法国里尔。

1856年,巴斯德在新创立的里尔大学当化学教授兼总务长。当地的一位工业家比戈先生来找他。比尔先生向巴斯德讲述了自家甜菜制酒工厂碰到的生产问题:酒精质量不好,尝起来有酸味;而且发酵酒槽里会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巴斯德的家乡也是一处有名的葡萄酒生产地。他对于工业家的苦恼感同身受,决心找出令酒变坏的原因。

他几乎每天都去工厂。在那里,他把一间地下室当作实验室,并在那里安放了他实验的装置。 路易完全投身于甜菜汁的研究。功夫不负有心人。路易斯通过显微镜发现,在未变质的酒中的酵母是圆形的,但是变质后,酵母变成了长形。在变质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乳酸,这种酸的产生,伴随着更多的长形酵母和更少的酒精。巴斯德向工业家解释了酒变质的原因是因为乳酸的存在,但是并没有解释乳酸为什么出现,也没有提出解决酒变质的方法。

在接下的几年中,巴斯德一直致力于研究发酵的问题。正由于他在研究发酵问题方面的成就,法威和皇帝都对于他解决酒变质问题给予了厚望。

1863年夏天,巴斯德在阿尔布瓦做最初的葡萄酒实验。为了观察葡萄酒酿造的每一个环节。他买下了镇上一处葡萄酒庄园。他进行栽培、观察和研究。在化学手段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时,巴斯德专注于防止微生物污染。巴斯德把先辈们未加解释、尚未论证的资料整理起来,对加热法进行了重复的实验,直到取得成功。巴斯德将这种方法称为“巴斯德灭菌法”。

很多细菌会在急剧的热与冷变化中死亡,而巴斯德根据这个原理,将混合原料在60~100摄氏度加热片刻。短暂的高温可以杀死大部分细菌,这样食品的保质期就会大大延长。消毒法的步骤看起来十分简单,可是它成功的背后却是巴斯德无数个日夜实验的付出。

然而在巴斯德开始提出对葡萄酒进行加热时,有不少人不了解他,抨击他。他们认为加热在保存酒的同时可能改变葡萄酒的味道。对于期刊上热烈的争论,巴斯德和他的学生们闭耳不闻,只是改良各种加热的设备。这些创造性的加热装置推动着巴斯德法进入产业应用,征服法国乃至世界。

现在,每天喝着经过巴氏消毒的牛奶的人们越来越多,在享受这项技术带来的安全便利的同时,有多少人了解巴氏消毒法的由来和名称源于葡萄酒的保存?那么至少让我们记住这个名字:路易·巴斯德。

ca88手机版登录 4

巴斯德葡萄酒与巴氏消毒法

  巴斯德的发现,结束了这场争论,创建了微生物学,他成了有名的微生物学家。

  有人来问巴斯德,为什么用甜莱汁有时却做出酸味的酒精呢?巴斯德借助显微镜弄清楚了:变酸酒精中有比小圆球形小得多的长条形小生物——乳酸杆菌,这是使酒精变酸的罪魁祸首。因此甜菜汁中发现这种长条形小生物后,应趁早倒掉,以免白费工。

  巴斯德的发现,促进了法国发酵工业的发展。

  经过实验证明和实践,大家都接受了巴斯德的结论:甜莱汁变酒精是酵母菌活动的结果,它的变酸是乳酸杆菌活动引起的。可是,酵母菌和乳酸杆菌是怎样来的呢?对这一问题又展开了一场论战。流行的看法是“自然发生”论,即这些微生物是自己生长起来的。法国不少科学家都赞成这种说法。其中一个叫布歇的科学家,1858年12月正式向法国科学院提出了一份报告,说放在空气中的动物和植物,自己能长出微生物。

  巴斯德认为微生物是从空气中进入动植物体后繁殖扩增形成的,而不是自己长出来的。他依然要靠大量的实验,用事实说话。

  这场争论意义重大,按“自然发生”论,微生物能够自生,则人类不可控制。按巴斯德的微生物繁殖说,微生物是可控制的,人类能根据需要来掌握它。

  巴斯德用不同瓶颈的烧瓶装上肉汤,或烧开或不烧开,或敞口或不敞口,或用不同的物品堵口,或在院子里或地下室,甚至在3000米以上的阿尔卑斯山上收集空气等等,反复进行一系列实验。1864年4月7日,巴黎大学举行辩论报告会,巴斯德的实验报告获得了热烈的掌声。事实胜于雄辩,驳得“自然发生”论者哑口无言,最终销声匿迹。

  法国的酿造业世界有名。1860年,法国有的制酒作坊发生了一件怪事:本来香味芬芳的酒都变成酸得难以下咽的黏液了,酒商损失惨重,个个焦急万分,束手无策,不少人因而破了产。最后酒商们给巴斯德写了封信,请他帮助解决这个难题。

  巴斯德在研究甜莱汁发酵中,已知道酒精变酸是微生物搞的鬼。啤酒和葡萄酒发酸变坏可能还是这些小东西在作怪。

  假想需要实验证实。巴斯德再次借助显微镜反复观察,发现酒中确实有些小东西,有的呈圆形,有的像小棍。凡是酸酒都有棍状小家伙,它们繁殖越多,活动越厉害,酒就越酸,而好酒中只有圆形微生物,没有棍状小家伙。巴斯德将观察结果告诉酒商们,酒里有小小的生物,圆形的使酒变香,棍形的使酒变酸。这些有几十年酿酒经验的老板们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都不敢相信。于是,他们搬来好坏掺杂的酒让巴斯德鉴别。

  巴斯德不用酒商们的鼻闻嘴尝,而是每瓶酒取一滴放在显微镜下观察,迅速准确地判定了好酒和坏酒。使酒商们个个点头称赞,并要求巴斯德帮助解决酒变酸的问题。

  一场新的攻关开始了。巴斯德想到,人们为防止一些食物腐败,总是把它们烧熟,这可能是加热能将捣乱的微生物烧死,从而防止了食物的腐败。于是他也把酒烧沸,结果,显微镜下小长棍微生物的确不活动了。可小圆球微生物也一道被烧死了,没有小圆球微生物的活动,酒的香味也没有了,酒也不再是酒了。

  两种微生物的热程度是否有区别呢?经过几年探索实验,巴斯德终于攻下了这一难关。他找到了理想的温度,既可以杀死捣乱的小长棍微生物,却又不伤害小圆球微生物。这个温度是62℃,加热时间是30分钟。

  巴斯德的发现,为工业微生物学奠定了基础,使法国酿酒业重整旗鼓,欣欣向荣。后来,许多食品生产部门也应用这种方法,既能保证食品的香郁味道,又不会变质。

  为纪念巴斯德,人们把这种方法叫做“巴斯德氏消毒法”,简称“巴氏消毒法”,即现在还广泛应用的低温消毒法。

  攀登顶峰

  在工业微生物学取得成就之后,巴斯德根据国家和社会需要,又转向了与动物的疾病打交道,攀登新的高峰。

  法国南部的蚕丝业很发达。可是,不知何故,蚕不断生病,不吐丝,不作茧,浑身起棕黑色斑点,并成批死亡。蚕丝业面临破产的局面。

  巴斯德勇敢地挑起了拯救法国蚕丝业的重任。他利用与酒发酵打交道的经验,把病蚕放在水中,然后把它磨成石浆一样的汁,取一滴放在显微镜下观察,结果发现一粒粒微小的椭圆形的颗粒。

  经多次观察,结果完全相同。他还发现,连产卵的雌蚕蛾也有这种微生物。巴斯德断定,这些小小的微生物是使蚕生病的罪魁祸首。于是,巴斯德建议:把病蚕包括病蚕蛾及所产的卵统统烧掉。

  蚕丝商采纳巴斯德的建议,蚕丝业得救了,为法国带来了巨大的财富。

  后来法国的羊群因炭疽病大量死亡。这是一种十分厉害的传染病,患病的牛羊只只都得死亡。农民要求巴斯德救救他们的羊群。

  巴斯德从病羊的血液中,找到了引起炭疽病的细菌——炭疽杆菌。巴斯德想到变酸的酒,认为可用相似的方法来预防牛羊碳疽病。

  此时,一种鸡霍乱病又困扰着养鸡业。得这种病的鸡不吃食、拉稀、脑袋和翅膀耷拉着、眼睛闭着、浑身出血,没两天就死了。养鸡业主当然得求救于巴斯德。

  巴斯德在实践中已摸索出一套研究动物传染病的方法了,即把引起病的微生物找到,进行培养繁殖,然后注射到正常动物身上。如果动物得病,还得在其体内找到同样的微生物……

  巴斯德也用这种方法研究鸡霍乱。他和助手把病鸡血滴一点在肉汤里,再把它放进暖箱培养;第二天取出一滴培养液,放到另一瓶新鲜培养液里,再放到暖箱继续培养。与此同时,他们每天用新鲜培养液给鸡接种,观察鸡霍乱病的情况。

  由于助手偶然疏忽,把几天没放进暖箱的培养液给一只鸡注射后,这只鸡竟活蹦乱跳没发病,而用新制培养液注射的鸡都病死了。

  巴斯德没有责备他们,他低头沉思。突然,他高兴得跳了起来:“我明白了,那只鸡有抵抗力,所以没有死亡。”他们抓紧进行实验,把那瓶培养液给其他鸡注射后发现,这些鸡也有了对鸡霍乱的免疫力。他们再用同样的方法,把新培养液长期暴露在空气中,再给鸡注射,也取得了同样的效果。巴斯德把这种具有引起免疫力的细菌称为“菌苗”。

  在防治鸡霍乱病取得成功后,他又重新研究牛羊炭疽病的预防。用同样的方法制出炭疽杆菌的菌苗,给牛羊注射来预防炭疽病。可是,他失败了。

  经过仔细思考,他认为可能与温度有关。经过十多次的试验,他找到了培养预防炭疽病菌苗的适合温度是42℃~43℃。

  巴斯德在长期的科学研究实践中,抓住了一次偶然事件,经过认真思考、敏锐观察和周密实验,不仅拯救了法国的畜牧业,而且取得了战胜传染病的划时代成就——创立了免疫学。

  巴斯德在发酵、细菌培养和疫苗研究方面取得了辉煌成就。可是巴斯德想:我研究菌苗,总得为人类健康服务才行,不能光和酒、蚕、鸡和牛羊打交道。为了造福人类,年已60岁、身体病残的巴斯德决定研究狂犬病。这是一种死亡率极高的传染病。他从小目睹疯犬窜到村里一连咬伤8人的经过:这些被咬伤的人不久就发病,先是发烧头痛,随后四肢抽搐,头和背后仰,牙关紧闭,十分痛苦。最后,这8人全部死亡。

  1881年,巴斯德成立一个3人小组,开始研究狂犬疫苗。按照惯例,研究传染病,首先要找到致病微生物。巴斯德用尽了过去的各种办法,历经困难和失败,都没有找到它。有时甚至要冒生命危险。一次,巴斯德为了收集一条疯狗的唾液,竟跪在狂犬脚下,耐心地等待它的分泌。小组为了得到这种病原微生物,经常冒险从各种致病动物组织中提取。最后终于发现一种毒力很强的病毒,存在于患狂犬病动物的脑和脊髓中。经实验证明,狂犬病的确是微生物引起的传染病。而致病微生物都集中在神经系统。

  他们将因狂犬病而死的兔脊髓放入置有干燥剂的小屋内,使其在室温下自然干燥,时间越长,毒力越低,到第14天,微生物毒力最低,于是就将其乳化,再用生理盐水稀释,制成了预防接种的疫苗。

  第二天开始,巴斯德用干燥程度不同脊髓制成的疫苗给健康兔子每天注射一次,共13天。最后,他用刚取出的死兔脊髓做的疫苗注射,被注射的这只兔竟没有死亡。照此给其他动物注射,也不得狂犬病。

  成功了!巴斯德制成了狂犬疫苗。

  但是,这种疫苗能治人的狂犬病吗?巴斯德没有把握。他打算用自身做实验,先染上狂犬病再注射疫苗治疗。他的助手极力阻止,也愿以自身来实验。

  凑巧,有个叫迈斯特的9岁男孩儿,两天前在上学路上被疯狗咬伤14处,由他母亲带领从千里之外赶来,请求巴斯德救救孩子。

  于是,巴斯德用接种的方法,为孩子注射防治狂犬病疫苗,一天注射一次,毒性逐步增大,迈斯特安然无恙,病情逐步好转。到第14天,巴斯德给孩子注时了一针最毒的狂犬疫苗。

  这一夜,巴斯德根本没睡,他担心孩子会出意外,精神高度紧张,坐立不安。狂犬疫苗能否成功,明天就要见分晓。这是他一生中最心神不安的一夜。

  第二天,当小迈斯特欢蹦乱跳地跑来找他时,巴斯德激动得泪流满面。紧紧抱着小迈斯特亲吻,高兴地连声说:“孩子,你的病治好了!”

  这一成功,使巴斯德的科研成就达到了光辉的顶点。

  这一奇迹,很快传遍了全世界。不到10个月的时间,巴斯德的实验室就接待了法、美、俄等国被疯狗咬伤的患者1726人,除10人伤势太重外,1716人挣脱了死神的追捕。

  巴斯德为全人类健康直接服务的免疫学诞生了。他开创了战胜传染病的新纪元,使千千万万人免于死亡。

  1892年12月27日,法国政府为巴斯德70寿辰举行盛大宴会。当残疾衰弱的巴斯德挽着法国总统的手臂走进大厅时,来自法国和外国的著名科学家一齐站起来向他欢呼致意,国家乐队奏起了胜利进行曲。最后,英国的伟大外科学家李斯德在颂词中说:“您为人类揭开了传染病的黑幕,当今后世人们受惠无穷!”

本文由ca88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ca88